教学与学生事务处首页 > 书院生活 > 博雅教育 > 博雅讲座
“文明之光”系列讲座第二十九讲——我们这个时代的表情
发布时间:2016-12-15        浏览次数:275

12月14日晚,“文明之光”系列讲座第二十九讲如期举行。讲座由现任职于上海作协理论研究室、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项静博士主讲,讲座的题目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表情”。 

项博士关注的是80后、90后作家的作品,它们往往承载了人类社会最需要的部分。她先分析“时代”一词的意义。只有内心经历煎熬,才会与时代有互动,有互动才能说经历了这个时代。她认为现在的时代是在转型期,她将其与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中的社会做了比较:列文对社会的热爱和不惧其他势力的冒险精神,俄国社会面对发达的英法西方国家承受的转型压力。这样的转型期其实与我们的社会很相似。之后项博士介绍了一部日本的纪录片《无缘社会》。这部纪录片讲述作者调查“无缘死”的人(即临死前无人陪伴)在社会中的现象。因为现代人社缘关系很剥离,人会变得越来越孤独,从而造成社会对人失去束缚力,人便会失去安全感,从而造成了“无缘社会”。

项博士也在讲座中简单讲述了社会中很热的无宗教现象以及成功学在社会中的地位。她说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现代小说家很难超越现代社会的精彩程度,所以很多小说家写的网文都会以架空历史的形式来创作。她介绍了一篇文章《祖国的陌生人》,讲述了作者在游历中国后发现实际的中国与自身认知的中国是不同的。有时教育会把自己固化在专业化里,而对生活中的东西产生陌生感。我们对时代要有所了解的话,就不能不关注这其中展现出的区域问题、城乡问题等。

之后项博士以一种很有趣的方式讲了三个时代的表情。第一个是“审丑”的问题,现代过多地提高“颜值”,回避价值判断,这是无逻辑的逻辑。不少现代女性都很关注鲜肉荧屏和“颜值正义”。这是一种恶的动力机制,可能会产生男版的白莲花。第二个则是“忧郁脸”,她讲了在16年春节很火的文章《一个乡村妇女眼中的图景》,文章描述乡村的颓败、自然环境的破坏、乡土人情的淡化、乡村荒芜,无不发人深思。与农村相对的,还有一篇小说《北京折叠》讲述的是城市的折叠,城市其实也与农村一样有很多问题。最后一个是“喜剧脸”。项博士认为这是一个喜剧的时代。她说其实周星驰最初的社会反响很低,但是后来在青年中很火,因为周星驰电影对社会的讽刺喜剧与青年内心相呼应。此外,赵本山以农村形象横空出世,他对农民的丑化及农村城市的差距增加了喜剧感。冯小刚则是以市民形象的喜剧夺人眼球。这些虽都是喜剧但无不反映了这个社会很多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思考。“这个时代唯一的英雄主义就是看到时代的现况却依然热爱着这个时代。” 






文/周天禹